我们的书

万物沉静下来
静默震耳欲聋
一道和缓轻柔的声音穿透一切
我听见了妳
那一年辩论会,妳压低嗓音结辩
仿佛掀开书本的第一页
一桌参考书
一座补习中心
一间茶坊
书页嚓嚓翻动

没有灯火的海边
黑暗绚烂夺目
千盏柔和闪烁的星光微微摇曳扫刷黑暗
我听见妳
妳说起那个夜晚
(那个夜晚我不在)
如此动人
我听见
妳善感的心
过马路
「如果有车撞来」
那年我十七岁
青涩笨拙
我没能看见
妳内心耀眼的黑暗
书页嚓嚓翻动

不知道是我或是妳放下了书本
我挂上电话,静默聒噪刺耳
关灯,黑暗如此刺眼
我四分之一的人生
妳是穿身而去的声音
妳是逐渐黯淡的星光
不知道是我还是妳放下了书本
书本搁置床头

阳光灿烂的大学生涯
偶有暴雨
一段六年的恋
四年胡混的学习
图书馆。创意坊。社区服务
如果重来我以为我会更专心念书
到了一个年纪自然明白,重来只会改变细节
结果大概相去不远
像那西斜的阳光
晚霞斑斓多姿,日日不同
黑暗终究是要到来的

办公室内众声喧哗
键盘。电脑。打印机
在热闹中静寂的过日子
人来人往
总有值得记挂的什么人
在喧闹中慢慢消隐
平静自在的日子
我再次听见妳
手提电话是暗夜里的一座桥
桥上也许有月光
妳开着车子
生活。家庭
更多时候只是声音
一连串琐碎的声音
声音让两个个体认知自身的存在
月光照着搁置床头的书本

一段两年的恋
风雨雷电嘶喊
喧哗中疲惫的度过
什么从容什么快乐统统夺窗而逃

万家熄灯
黑暗铺天盖地而来
一盏清冷美绝的月光渗透长夜
我看见妳
憔悴的脸苍白如薄云覆盖的月光
微抖的手
「抓紧我」
我们的手很自然的同时拿起搁在床头的书本

来唱一首催眠曲
波德申海滩
巴士外树林萧瑟
寒衣底下双手紧握
「我不想闭眼
要看你」
未来躲在十八湾的某处
崂山的雪
冬天的冰糖葫芦
紧抓着的手中的书

未来即将埋在沙箱深处
决堤的泪
「妳要牢记
未来无论藏身何处
我总在妳身旁」
沙箱终究是浅薄的道德游戏
书页嚓嚓翻动

我们共同捧起日记
年少的心情
中年依旧
森林局内山溪轻轻流过情人节
「如果……」
不需要如果
「为何……」
不需要为何
与其为何,不如如何
西西如是说
书页翻动

回归平常的日子
繁琐的锁匙声汤匙声呼啸的汽车声风扇声滋滋的屏幕咻咻的打印机
融入背景
电话那头妳和缓轻柔的言语与沉默散布于平常的每一天
孩子。母亲。工作
我轻拂妳额头
倾听
唱一首催眠曲
那是家的声音

办公室日光灯灯光洒落在文件上
电脑屏幕闪闪烁烁
我开着车子,将街灯排开
月光总是清柔的
电话那头总是挂着一对明亮的眼睛
像住家门前为归人照明的灯盏

「为何是我」
总是那么傻气
我牵妳的手
掀开时间的帷幕

声音的变化
答案遍布在每个声音的转折

书页翻动,家的声音
爱情是点点滴滴絮絮绵绵的过程
答案在书页与书页之间

「如果你遇见个正常的女孩」
多年后仍是那么傻气
我牵妳的手
推开时光的门

妳明亮的眼睛
无可替代的家的灯光
妳看
那是月光
照在家的每个角落
沙滩。树林。农场。孩子。母亲。床。依偎。沉睡的脸。手。耳朵。担忧。欢笑
每个颗我们看见的星每一片我们碰上的叶子
皆是家
独特,无可替换
爱情是行行走走挨挨碰碰平平常常不能取代的路旁风光
在书页与书页之间

妳看妳看
那是月光
照在我们床头的书本
独一无二的我们的书

花生糖

IMG_20171022_124826e

先将一身的圆滑
擀碎
投身烫热的熔浆
浓稠的生活    以及爱

跨过不惑
依然疑惑
不屑以酒的苦涩印证成熟
依然嗜甜
不是糖精虚假的谎言
不是棉花糖稚嫩的童语


执子之手    抑或
握方向盘之手
抖落年少的焦虑和不安
从容搅拌
慢火熬煮的
糖浆    以及爱

跨过不惑
依然多疑
不信炒焦的苦味蕴藏人生真谛
依然嗜甜
剥去轻浮的外衣
擀碎长年磨合的圆滑
以棱角分明的香气
投进糖浆的甜腻

岁月悠然碾过
遂凝成
爽朗干脆的个性

 

悼(2)

后来我才知道,你并非悄无声息的走的。你临走前他们曾飞过去见你。我不是「他们」中的一个。我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你走了,我终究没能再见你一次。那遗憾,不管是谁造成的,也就像标本一样,被时间拒之门外,永远的定格在哪儿 。

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我来到月树,看到薇达的书摆在书架上。有一次你在会议室里忽然问我,是否看过薇达的文字。我说看过,很喜欢。你说你在报章看到她的文章,觉得写得挺好。我忘了当时我可有向你提起薇达在《有人部落》的文字。就只是件琐事。可是看见薇达的书摆在书架上,却无端的想起你。你走了一年多。公司内纷纷扰扰,这已经是一个不同的地方了。你坚持的文化及理想,似乎都消融成褪色的背景图片。也许,也许还稀稀疏疏的存在一些人的记忆里。是吗,真的还有谁记得吗。有一次你对着我们说,没有人会记得这些事。你顿了一顿,指着我:「可能你会记得。」当时你刚知道我这个部落格,看了我几篇提起我们曾经做过的与众不同的事(比如读书游戏数学浮想 )。

我将薇达的两本书都买了。算是纪念你吧,虽然这样的纪念方式有些无厘头。坐在月树的木桌子前,我忽然想起,一九九七年五月二日,我成了你理想的一份子,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一天对我有那么深远的影响。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我会忽然的想起你。过了这一天,就满二十年了。而五月三日,新的CEO将到来。那褪色的背景图片,会让新漆彻底的涂抹掩盖吗?我不知道。我只是买了薇达的书。然后我回到这片荒凉的部落格。你是我三位跟随者的其中一位。你不在了,网络虽然无情,倒是没忘记你。

就只能是这样了。跨过去是另一个时代。更好或更坏断言过早。可是那些关于文学天文学人生进化论知识分子的种种种种,将随你而去。

下午

他送了一封电邮,关上电脑,走进房间。她在床上睡着了。他轻手轻脚的坐在地上,望着她。下午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画了一幅橙黄的画。她侧卧着,脸向外。他静静坐着,看她。一副画。忽然她张开眼睛,看见他,展开笑颜。他爬上床,揽着她。

「我做了个梦。你在外头不停地叫我。你说快点出来,快点出来。你说有东西要让我看。」「嗯。」他微笑。搂着她的手臂稍微加紧。「所以我就醒了啰。你到底要让我看些什么呀?」「不就是看我啰。」「唓!」她佯嗔。笑容甜蜜。他闭上眼。多年前他无意间将她唤醒。她觉得自己看见了生活。此后,他年年张开手掌,向她展示快乐。

时序的光影辗辗转转。他知道,这梦般轻盈的午后阳光,这睡眠似的晦暗浓稠的画,往后将是一章厚实清晰的记忆。

望远镜

我一直怀念一架望远镜。

那架望远镜曾经为我带来许多启发与乐趣。但是有一阵子由于忙着上课考试而将它遗失了。

那,是一架令人难以相信的望远镜。它让我观赏到许多奇特及不可思议的东西。有时候我会看到一颗树、一朵花或一个人,有时却是很奇特的现象。

通常,我会在晚上使用这架望远镜。我总是独个儿通过望远镜沉醉在一些仿佛遥远又很真实的东西,然后不自觉的睡着了。因此,我只能一个片段一个片段的去回想自己所看到的事物。

有几次,我看到的是墨黑的天际。几分钟后,一股红色的液体从黑暗中渗出来,然后滴成一颗颗豆大的血液……直到现在,那诡异夺目的血红恒常存在我的记忆里。

我还记得有段日子我几乎每天都看见一个男孩。他穿着浅灰色的紧身衣服,胸前绣着一串黑色的铁片;头上戴着纯白的金属帽,闪闪发亮。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和日本超人坐在一起。这令我十分吃惊,不觉揉了揉双眼再从望远镜望去;这时我不但见到了日本超人,连忍者龟也出现了。然后美国的超人也来了。最后我想应该是人都来齐了,他们都开始玩游戏了!这是很有趣的一幕。日本超人在手舞足蹈,美国超人飞来飞去,忍者龟蹦蹦跳跳,小男孩笑呵呵的在地上打滚……

再一次见到那个男孩时,他在与日本超人玩打斗游戏。小男孩手中拿着激光枪射向日本超人,而日本超人轻轻一躲,回身还他一击。于是你射我躲的,玩得不亦乐乎。突然,日本超人手臂上溅出一簇火光。日本超人生气地飞走了,留下男孩坐在地上哭泣。接下来几天我都只看到孤单的男孩伤心的流泪。泪水有时会是红的。

不知道多久之后,我记得那一次我没有看到男孩;映进我的望远镜的是一间房子。里头有一个老妇人、一个中年妇人、一个女孩及一架录音机。三个人播着音乐跳着一支不知名的舞。老妇人一面跳一面指点小女孩身体要怎样扭动,手臂要如何摆动。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甜甜的笑容。几只蝴蝶飞过。录音机内缓缓的飘出一缕很淡很淡的粉红烟雾,围绕在三个人身边,然后慢慢凝成心形。我在微笑中进入了周公的地盘。

隔天我又看到男孩了。不过他没有哭泣。他正英勇的与一群怪兽决斗。没有一只怪兽是他的对手。我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怪兽们的形状都像一座四层楼建筑长了眼鼻口手脚?更奇怪的是,怪兽在倒下前总会从口里眼里喷出黑板粉笔练习簿;然后全化作一把火消散在空中。而男孩的手总流出大量的鲜血。

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我才见回小男孩。他呆呆一个人站着,然后一座笼子罩在他身上。在这眨眼间,小男孩的衣服忽然换了……我不觉怔怔出神了。那身黄色的校服;唉,我竟然一直没有发觉,真枉我教他补习这许久了。

我为此纳闷了几天后,便开始忙了。天天有可以堆成金字塔的作业还有装满抽屉的信件,每天晚上我总是倒头就睡。后来,望远镜就不见了。

近来我新买了架望远镜,可惜只能用来看星星。

 


1992年 《椰子屋 32》

五月六杂想

 

年初有人问我民联有没有可能执政中央。我觉得只有四成的机会。我是政治白痴,当然不懂得分析选情。我只是不肯定,网上我们热闹轰烈,然而乡区是怎样的景象?不公平的选举,我们可有对策?所以我开始时对大选的期盼是能做得比308好。可是临近大选,我开始觉得我们至少有五成的希望了。一切看起来很美好。

结果没换成政府。由于期望过高,有点失落;可是回想我当初的期盼,我觉得其实做得比308好。怎么好,我懒惰说,去看看李练怎么写吧(点这里)。

再来,我们失败在什么地方呢?RPK说过民联需要60%的得票率才有机会执政中央。这次民联得票率是50.3%吧?还有一段路要走呢。有哪些人,我们还没成功说服他们国阵的腐败已是不能容忍了?另外是许慧珊墙上谈到监票员不足的问题:点这里这里。希望有人做个详细的分析。我们真的是败在监票员不足上吗?

(网上流传着停电后多出票箱的事件。其实我完全无法理解,一个选区有多少票箱是没有记录的吗?也许我在问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可是希望有人可以说明一下。我比较能够理解在许慧珊墙上谈到篡改Borang 14的伎俩。停电增加票箱,是如何运作的呢?)

这次大选的成绩让我担心的不是什么民主的死亡。我们民主从来没有真正活过,谈不上死亡。我最担心是我们的斗志。这次我们卯足了劲冲刺,却换来失望。有些人也许脱力了。有些人要放弃了。如果真是如此,我们是不是还要另一五十年重新聚集我们现在拥有的力量呢?不要这样好吗。我们难得聚集了这种能量,让我们继续下去,好吗?

另外就是马华巫统将乘机耍弄种族分化的伎俩。我完全不担心没有华人部长。这样更好,省得国阵找个跟你相同脸孔的家伙敷衍你。掌权的人需要直接面对你。但是许多人也许会觉得恐慌。我想事实将会说话。我相信没有华人部长的内阁将更能听进我们的声音。反而是伊斯兰党将面对的压力,我希望我们非回教徒能够给伊斯兰党更多的支持和力量。看看黄进发怎么说吧(点这里)。

我希望这次的选举舞弊得以平反。可是我知道希望渺茫。这是个长久战,因此我更热诚的希望我们的力量别溃散。别忘记,即使换成了政府,我们仍然需要人民的力量监督新政。更何况,我们还没有换成政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