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悼(2)

May 3, 2017

后来我才知道,你并非悄无声息的走的。你临走前他们曾飞过去见你。我不是「他们」中的一个。我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你走了,我终究没能再见你一次。那遗憾,不管是谁造成的,也就像标本一样,被时间拒之门外,永远的定格在哪儿 。

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我来到月树,看到薇达的书摆在书架上。有一次你在会议室里忽然问我,是否看过薇达的文字。我说看过,很喜欢。你说你在报章看到她的文章,觉得写得挺好。我忘了当时我可有向你提起薇达在《有人部落》的文字。就只是件琐事。可是看见薇达的书摆在书架上,却无端的想起你。你走了一年多。公司内纷纷扰扰,这已经是一个不同的地方了。你坚持的文化及理想,似乎都消融成褪色的背景图片。也许,也许还稀稀疏疏的存在一些人的记忆里。是吗,真的还有谁记得吗。有一次你对着我们说,没有人会记得这些事。你顿了一顿,指着我:「可能你会记得。」当时你刚知道我这个部落格,看了我几篇提起我们曾经做过的与众不同的事(比如读书游戏数学浮想 )。

我将薇达的两本书都买了。算是纪念你吧,虽然这样的纪念方式有些无厘头。坐在月树的木桌子前,我忽然想起,一九九七年五月二日,我成了你理想的一份子,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一天对我有那么深远的影响。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我会忽然的想起你。过了这一天,就满二十年了。而五月三日,新的CEO将到来。那褪色的背景图片,会让新漆彻底的涂抹掩盖吗?我不知道。我只是买了薇达的书。然后我回到这片荒凉的部落格。你是我三位跟随者的其中一位。你不在了,网络虽然无情,倒是没忘记你。

就只能是这样了。跨过去是另一个时代。更好或更坏断言过早。可是那些关于文学天文学人生进化论知识分子的种种种种,将随你而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